悼念

彭婉如

發起成立女權日

奪回平安夜
女人不要身體的宵禁與戒嚴令

 婉如死了,又有一具女人的屍體在深夜堛熄繚t街頭躺下。

 女人慘遭性暴力的攻擊而淌血街頭並不是第一次,但是每每從案發的報導 到追查兇嫌的調查過程卻總讓女人們感到恐懼而無力。被鏡頭誇張了的哭泣 的臉、無助的神情以及因為強烈控訴而顫抖的嗓音,深藏在女人心中那最深 層的性暴力恐懼不斷地透過被渲染的論述又再次地被喚醒與強化。甚至我們 可以說,在這次重大的性暴力事件之後,父權社會真正頒佈的不是連戰說的 「集體動員令」,而是針對女人獨立行動與夜間行動的「宵禁」與「戒嚴令 」。

 「她當時的衣著有沒有太過鮮豔或暴露,因而引發歹徒的犯罪動機?」、 「她是不是當時滿身酒氣比較容易招致騷擾?」、「她有必要這麼晚還待在 外面遊蕩嗎?」「她為什麼不找個男人送她回去?」

 每次只要一有女人被強暴的案件發生,女人的行為與身體都必須被強迫檢 查,即使像婉如這樣強悍而獨立的女性,也不能例外。這回不同的是,婉如 不是刻板印象中幼齒無知的少女,她既不是到街上去飲酒作樂,也沒有衣著 暴露,而是為了爭取婦女權益與黨務而奔走,因此她獨自一人在夜間行走得 以暫時避免來自父權社會的道德譴責。然而,即便如此,在兇手還沒有抓到 之前,其實大家心底早已對於這個婦女被姦殺的命案有著預設的答案:「看 吧,女人家以後最好不要在夜晚獨自外出!」、「這麼晚了還要在外面忙, 女人就是不應該這麼好強,這麼愛管閒事!」。乖乖待在家裡,成為被保護 的弱者,以及不可越界像男人一樣參與公共事務等等,就是每一次性暴力事 件給其他女人的魔障,也是最直接的「性別暴力」。

 雖然由於婉如特殊的政治身份,使得上至總統下至地方行政長官都必須被 迫出面表態為這個重大的社會事件負責,但是性暴力所帶給所有女人在身體 與心靈上的陰影,並沒有因為幾位層峰的競相「保護女人」的表態而略微散 去。我們當然希望政治人物在此時此刻的表態不只是說說,一切支票都必須 確切落實到未來都市公共資源的重新分配上。例如提供女人得以獨立自主地 在夜間行動的各種輔助資源,包括提供二十四小時的夜間公車,加強計程車 司機的品質管制,甚至鼓勵組織女司機的叫車服務聯盟等等。然而,在性暴 力事件之後,我們更加希望因為公共資源的重新分配而使得女人在公共空間 中具有更多的自主性與行動能力,而不是把女人再次「嚇」成弱者,退回家 中。

 婉如的死,固然讓我們痛心,但是這一具具躺下的女體不是犧牲者,她們 是衝破黑夜的先鋒部隊,代表女人不安於「室」,要從既有的私密領域邁向 公共領域的先驅者。因此女人不要性暴力所帶來的身體宵禁與戒嚴令,女人 要的是一個真正免於恐懼的都市空間,女人要奪回的是確確實實的街頭的平 安夜!

孫瑞穗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都市規劃系博士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