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

彭婉如

發起成立女權日

血泊中的彭婉如

 彭婉如的身影在黑夜堨Ⅹ飫氶A台灣女性的尊嚴與信心也一起失蹤了。沒 有人知道她最後旅程的方向,也沒有人清楚她最後遭逢的凌辱;再發現她時 ,只知道赤裸裸的暴力烙印在她赤裸裸的身體。找到了彭婉如,卻找不到女 性的尊嚴與信心。

 這個時代的價值觀念,已不可能容許人們的袖手討論,而必須在血泊中尋 找答案。彭婉如倒下去的姿勢,彷彿在告訴我們,歷史已經輸掉了,人格已 經徹徹底底輸掉了。沒有可以挽回的命運,也沒有可以挽回的機會。彭婉如 悽厲放棄了這個社會,決絕放棄了這個無恥的人間。

 在民進黨,她是我的同志;在靜宜大學,她是我的同事;在女性主義思考 上,她是我的同道。富有生命活力的彭婉如,遺留在我記憶堛滿A永遠是一 個精明幹練的形象。她總是埋首工作,義無反顧。但她不是六親不認;每當 她抬頭說話時,照例是不忘給人歡笑。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共事期間,我強烈 感受到她放射出來的大將之風。明快、開朗、負責,就是她做事的風格。彭 婉如,製造噪音的彭婉如,竟留下一灘觸目驚心的寂寞。

 她在學校開的課程是「女性主義與台灣文學」,很受學生歡迎。女性主義 是全新的領域,台灣文學也是全新的學問。在教學上,她與我有過討論。她 曾經深深喟嘆女性與台灣的雙重邊緣性格,自責努力得還不夠。每週台北與 台中之間的奔走,更加能顯出她的心焦如焚。我失去了一位同志、一位同事 、一位同道;對自己所處的社會,我從來沒有像這個時刻那麼痛恨過。

 台灣女性尊嚴與信心的失蹤,並非始自今日。彭婉如的遇害,只是再一次 證明,女性命運的追尋越來越困難,這個時代的領導者,充滿了粗暴父權之 際,誰能期待女性身分可獲得恰當的尊重?每年高達八千餘件女性遭受強暴 的事實,已經構成嚴重的文化價值,卻未見當權者有任何適時的措施,女性 生命既未有安全保障,則女性人格又何嘗能得到重視?一位具備思考與行動 的女性主義者尚且必須承擔如此嚴重的可恥暴力,則社會眾多婦孺已是毫無 設防地暴露在男性的狼牙之下。

 噩夢籠罩在台灣的黑夜,在看不見的角落,我失去了一位朋友,更失去了 對台灣的信心。父權的壓迫,勝過意識型態的相互傾軋。權力與人慾,伴隨 著遇害女性的鮮血,四處橫流。向父權的社會追問正義與公理,絕對找不到 答案。血泊中的彭婉如,竟帶給我如此驚心動魄的寂寞。

陳芳明
血泊中的彭婉如
本文取自台灣日報副刊非台北觀點專欄 1996/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