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的天空

張娟芬

 即使「發現號」的太空遨遊並非史無前例,但七十七歲的老太空人葛倫重返太
空、親身探索人類老化的幾項關鍵實驗,仍然使美國上下為之振奮,例如美國總
統柯林頓就大力推崇葛倫為真正的英雄。我抬頭仰望,在這片天空深處就有那令
葛倫傾心讚嘆的美景,然而以女性的眼睛,我看到的卻是禁忌的天空。

 就在葛倫第二度飛上雲霄的同時,潔莉.柯伯所經歷的性別歧視,才剛剛浮出
地表。現年六十七歲的潔莉曾經在一九六○年代參加過太空人的嚴格體能訓練,
但太空總署卻認為女性不宜飛上太空,於是潔莉至今仍未償夙願,仍然是「見習
太空人」。潔莉不是特例,希拉蕊說她也曾向太空總署毛遂自薦,得到的答覆就
是「女性不宜」。

 說到女人與天空,我們不可能不想起一九二○、三○年代的女性飛行家鄂哈特
──她最有名的外號是「女林白」。在航太科技剛剛起步、開飛機還被視為冒險
的那個時候,鄂哈特已經渴望飛行,在她短暫的一生裡,她鍛鍊自己的飛行技巧
、進行數次轟動全美的飛行冒險,並時時不忘提醒大家:女人也有能力飛行。鄂
哈特的成就曾經得到英雄式的擁戴,但譏刺之聲也偶有所聞,例如當時有一幅漫
畫就酸溜溜的猜測說,那一定是林白自己扮成女裝去開的飛機!

 所以後來的發展也就不令人驚訝了:當飛機漸漸被接受成為一種交通工具,飛
行所蘊含的商業利益成為一塊大得無法想像的大餅,這個嶄新的行業所做的第一
件事就是排擠女人。一家航空公司的男飛行員曾經集體反對公司聘用一名女性蕾
雀擔任副駕駛,並向飛行協會、航空局等單位投訴,後來航空局便發佈一份建議
書,規定女人只能循正常預定的路線,在天候良好時飛行。事實上,蕾雀有一千
小時以上的飛行經驗,從無肇事記錄,然而航空局卻不信任女人的應變能力,而
下了這樣一個「建議」,銬住了女飛行員的手腳。蕾雀後來不敵同儕壓力而辭職
,此後三十年,商業客機的駕駛艙杳無女性的身影,航空業唯一歡迎女人的位置
,就是「空中小姐」。

 天空的意象恆常是遼闊、自由、開放的,是一個清新奔放的心靈寄託,但是放
在女飛行員面前的鐵的事實卻是:天空是女人的禁忌。女人在天空中只有兩個位
置,其一是玩票性質的點綴,不涉及利益分配,不妨礙男人分享那塊航空大餅;
其二是在航空業裡擔任服務與後勤補給的角色。地面上的牽絆可以拔升數千呎,
在「自由」的天空裡繼續箝制著女人的自由。

 老太空人葛倫很開心的擺脫地心引力,重溫太空中那種零重力的漂浮感,同時
地面上有一個鬢髮也已略見斑白的女人,充滿渴望的抬頭遠望,她伸長了雙手想
要觸摸雲朵,但雙腳卻如同生了根一般的插在地上。性別歧視比地心引力還強烈
,在浩瀚天地間,地心引力尚有「力有未逮」之處,性別歧視卻彷彿法力無邊。


首頁 | 新聞網 | 新聞總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