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七台灣婦女人權報告

張娟芬

 檢視九六年十一月到九七年十月的婦女人權現況,我們必須承認,婦女處境在
這一年的時間中達成了幾項不可忽視的進步,例如婦女的人身安全、兩性平等教
育、婦女參政等等。但是,令人黯然的是,這些進步是女人的鮮血換來的。彭婉
如與白曉燕先後遇害,她們的慘烈犧牲成為台灣婦女人權的基石。

一、婦女人身安全

 彭婉如案與白曉燕案對社會最大的衝擊,在於凸顯了婦女人身安全的重要性,
經過政府「頭痛醫頭」之後,在制度層面小有成果。彭婉如遇害後一個月匆匆通
過的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中規定由內政部設性侵害防治委員會,統籌相關事宜並監
督各縣市設性侵害防治中心;醫院不得拒絕驗傷,媒體不得公佈被害人姓名資料
,地方政府應補助被害人的醫療、訴訟費用;並要求檢警等相關單位將性侵害事
件的處理格式化。過去強暴案件報案率偏低,很重要的原因即在於警察、醫院、
法院等管道對性侵害一無所知,重複問訊增加被害人心理壓力,醫院拒絕驗傷導
致證據被破壞,法院傳票則以明信片形式註明「妨害風化案件」令被害人承受親
友壓力。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的通過,對性侵害案件的處理過程小有改進。但仍有
為德不卒之處,如第十四條規定被告不得詰問被害人的其他性經驗,這是破除強
暴迷思的進步法條,但卻又加上一個但書:「但法官或檢察官如認為有必要者,
不在此限。」被害人的個人性史與強暴事件無關,這是我們對性侵害事件的重要
認識之一,法律應保障被害人的隱私權,而不應給予法官過多裁量權。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通過之後,檢查機關的處理準則、被害人權益保障、偵辦要
領、警察機關的處理準則、衛生署的強暴驗傷診斷書格式等相關規定亦陸續出爐
,進一步使性侵害案件的處理流程更符合正義原則。實務上究竟能否落實,則仍
待考驗。根據法務部六月份公佈的資料顯示,強姦與姦殺的定罪率僅21%,而彭
婉如案懸宕近一年,眼看著破案似乎愈來愈不可能,顯見檢警雙方的辦案技巧程
度低落。這會導致被害人不願報案,加害人逍遙法外、有恃無恐。例如四月抓到
的「逢甲之狼」蔡憲樟就乾脆叫鎖匠來開門,然後等候女屋主回來加以強暴。從
其犯罪手法可知,他根本不怕被指認,因為被害人不會去報案;他果然得逞十幾
次才落網。

 婦女團體要求多時的「強暴改公訴」,在這一波改革中仍未受重視。警察專科
學校教授廖書雯於九四年已指出,每年平均有一○二﹒七個案子在第一審言辭辯
論終結前由被害人撤銷告訴。法界一直認為強暴案件為告訴乃論是為了保護被害
人,但這些例子裡被害人早已曝光承受二度傷害,而此案起訴表示有相當證據,
故「告訴乃論」的規定追根究底只保護了加害人。因此,廖書雯主張將預謀式的
、連續式的強姦定為加重強姦罪,改為非告訴乃論。然而三月的刑法修正完全沒
有回應這個要求,只折衷式的將原「妨害風化罪」名稱改為「妨害性自由及風化
罪」。

 制度改進小有進展,但恐怖案件仍層出不窮。出於報復心態的強暴屢見不鮮,
懷疑妻子不貞而強暴女兒、女友要求分手而強暴女友的女兒、強押路過的十五歲
女生到女友面前當面猥褻、因女友離去而強暴國小女童、十人輪暴一名女子還錄
成錄影帶逼她清醒後觀看……。女人的身體仍在男性暴力的囚籠中。還有許多「
彭婉如」、「白曉燕」,繼續在台灣各地死去……。

二、工作權

1 關廠與公娼

 八八年以來,以女工為主的食品製造業、紡織業陸續發生惡性關廠事件,九六
年尤烈,一到十一月共計關了兩萬多家,高雄加工出口區的女工人數也從八七年
的九萬多人陸續被裁員,減為五萬多人。這些基層女工從十幾歲就「以廠為家」
,結果老闆將資金移往海外,惡性關廠,她們沒了工作,連資遣費、退休金也全
沒了。老闆的違法之舉,勞委會只不過兩手一攤說我也沒辦法,勞基法形同廢紙
,毫無保障效力。

 關廠所引發的抗爭延續到九七年,台北市政府與議會竟然有樣學樣,聯手廢掉
領有執照的公娼,剝奪她們的工作權,不給緩衝期,只有一個標準嚴格的救助金
;對公娼而言,此舉就像是把一個四肢健全的人雙腳打斷,然後再假意扶她一把
以示仁慈。對娼妓而言,法律是最重要的保障,能使她免於皮條客的剝削、保鏢
的逼迫、嫖客的凌虐。廢娼等於落井下石。一百多名公娼成立自救會積極抗爭,
加上婦女團體、工運團體、市議員的協助,現在仍在繼續進行。

2 單身條款、禁孕條款

 勞委會發現嘉義一信規定女員工婚後自動從正式員工改為臨時約僱,一年簽約
一次,懷孕即不續聘,也無資遣費。台中二信要求女員工預簽自動離職書。不少
房地產業也陸續發現有類似的陋規,可見單身條款、禁孕條款雖經掃蕩,但仍然
化明為暗侵奪女性工作權。不提民間企業,就連警察大學也有單身條款:限未婚
女性報考,而且還有四個系完全不收女生。

3 母性保護

 這是本年度的一大退步。行政院審查會於四月間在修正「勞基法施行細則」時
決定刪除母性保護。該草案第二十六之一條規定「雇主應避免妊娠或產後一年哺
乳期間的女性勞工於午後十時至翌晨六時之時間工作」,行政院認為「避免」一
詞太模糊,竟然將之刪除。而台北市教育局本承諾女教師育嬰假期間發給半薪,
過了兩個月卻突然反悔說沒有預算。更荒謬的是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談及周休二
日時竟說:「公務員產假應縮短,像國外產假都只有一週。」國際勞工公約規定
的產假可是十二週!

4 同工不同酬

 根據中興大學法律系教授郭玲惠的研究指出,勞基法第二十五條雖規定不能同
工不同酬,但多數企業卻對兩性進行職業隔離,將女性限定於低薪工作中,如此
便可找到藉口:「女人與男人的工作不同,所以酬勞才不同。」台塑關係企業更
將男女的差別待遇制度化,依他們的「各職類上、下限職等範圍」,一位在南亞
做了二十七年的女性員工底薪僅17500元,而高工畢業的基層男性新進人員底薪
則是17100元。調薪金額與底薪有關,所以底薪低的女性調薪幅度也低,差距愈
拉愈大。這是赤裸裸的性別歧視。

三、婚姻與家庭

 民法關於夫妻財產的歸屬問題一直對已婚婦女的財產權造成很大的侵害。過去
,一九八五年以前結婚的女性必須舉證證明財產為她所特有,否則即使在她名下
,也推定為夫所有。九六年九月二十七日通過的新法條終於還女人公道,登記在
誰名下就歸誰所有,但還有一年緩衝可變更登記。為了怕精明的丈夫在這段期間
內跑去變更登記、把財產占為己有,婦女團體「隱忍」了一年,到九七年九月二
十六日,修正版本終於正式生效。

 以上是好消息。但除此之外,民法的修正在這個年度內可說毫無進展。

 家庭暴力的猖獗則是壞消息。無論官方資料或學界研究,一致顯示台灣婚姻暴
力的比例相當高。台北市去年一年共有六百多名受虐婦女向公立醫院求援,其中
超過百分之八十的施暴者是配偶、男友、同居人和前夫。婦援會在九七情人節開
辦的家庭暴力專線,才兩個半月就有七百通電話求助。更糟的是,這些求助電話
在在說明,以警方為代表的家庭暴力通報系統非常非常的父權,往往導致女方繼
續隱忍,甚至送命。五月便有一個殺妻案,是輔假釋出獄的丈夫懷疑妻子不貞而
殺妻,在案發前一週其妻曾向警方報案,指控男方企圖勒死她,但警方未處理。
另一個例子是丈夫毆妻之餘重摔三個月大的嬰兒,妻子報警後,警方到場反而與
丈夫談笑。四月間被其妻指控「殺人未遂」的馬偕醫院主治大夫潘進忠,一審僅
判六個月得易科罰金。

 婦援會以其服務經驗指出,毆妻的男人完全將女人當作她的財產,這種「財產
觀」具體的落實為「她的戶口在我這」。幾年前商人黃錦洲經商失敗,在加拿大
豪宅中槍殺自己的母親、妻子、兩個女兒後自殺,僅有小兒子倖免於難;今年六
月又有兩案:一位父親將四名子女潑汽油燒成重傷,以及香港商人在西雅圖豪宅
裡槍殺妻子與兩個兒子後自殺。男人活著的時候,把妻兒當私有財產,要死的時
候就當作殉葬品了。

 在警政系統中「不把婚姻暴力當回事」是普遍而制度化的,彭婉如基金會就指
出,依警察績效標準,家庭暴力每案二分、每名人犯一分,比野生動物還不如。
回想九四年,鄧如雯殺夫喚起大眾的同情與注意,法務部才開始研擬家庭暴力防
治法,九七年三月草案出爐;然而三年之間,多少妻子、兒女又絡繹不絕的成為
家庭暴力的受害者。難道我們真的只能等待下一個鄧如雯英勇的出現(甚至是犧
牲),才能盼到一個家庭暴力防治法嗎?(就像我們用彭婉如換得了性侵害犯罪
防治法一樣?)

 目前為止,國內已有八十八位女性愛滋帶原者,其中四十位是夫妻交叉感染,
比例驚人;其中二十五位是專職的家庭主婦。妻子對性交的自主權沒有受保障,
由愛滋感染現況中可窺端倪;而法律仍然拒絕將夫妻間的強暴列為強暴的一種。
對奉獻一生的家庭主婦而言,老年是另一個危機,因台灣女性平均壽命較常,婚
配習慣又以男大女小居多,因此老年婦女寡居比例非常高,常令她陷入嚴重的經
濟弱勢。李美玲的研究便指出,男性老人有退休金的比例為28.9%,女性老人則
僅8.9% 。那意味著女性年老時對子女或其他親戚的依賴程度更深,被儀器的危
機也更大。

四、性自主權

 台北市的公娼爭取工作權,為台灣性工作者的工作尊嚴與自主奠下基礎,也引
爆女性性自主權的爭辯。是否開放代孕者的爭議也一樣,所謂的「身體自主權」
可不可以包括與性、與生殖相關的工作?公娼與代孕者都考驗著我們對人權的執
著有多高,反叛道德的底線在哪裡。

 香豔刺激的「香爐風波」則是對豪爽女人的最大反挫,在小說裡,李昂當之無
愧可拿下「把性寫得最骯髒」的第一名;在小說外,則如同一場歐洲中世紀的「
燒女巫」,陳文茜首當其衝被送上了柴堆。比過去稍有進展的是,這一波性自主
權的爭論裡,不同的性主體都面對大眾了:性工作者、代孕者、以及「疑似」豪
爽女人的陳文茜。

五、婦女參政

 雖然立委的四分之一保障名額中箭落馬功虧一簣,但整體而言婦女參政仍有大
幅進展。民進黨已規定公職提名時有四分之一婦女保障,這是彭婉如的最後一項
政績;後來又通過各級黨職的四分之一單一性別保障。國民黨也承諾提名時會提
滿四分之一女性名額。此外,在社會對婦女人身安全的強烈要求下,因應之道就
是拱出台灣第一個女性內政部長葉金鳳。基層的參政也在醞釀,無論女里長還是
社區治安會議,都為家庭主婦開拓出參與公共事務的機會。

 除了選舉以外,公部門漸漸釋出一些資源來安撫女性,也可視為婦女參政的一
部份,如彭婉如之死逼出來的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會、教育部兩性平等委員會、
內政部性侵害防治委員會,以及各縣市相應成立的小組等等。這些組織有的缺乏
實權、只是搪塞(如行政院婦權會),有的則經費人員都相當紮實(如兩性平等
委員會有二十一位委員、五千多萬預算),但與過去胼手胝足的婦女團體相較,
這些公部門的影響力決不可小覷。如何裡應外合──有人做體制內改革,有人在
體制外施壓──是未來可努力的方向。


首頁 | 新聞網 | 新聞總表

Copy rights reserved by Taiwan Womenet